彩八彩票

當前位置:首頁>>工作動態

不啃“硬骨头”,不是好干部 ——记州政協驻宣恩县骡马洞村“尖刀班”班长张树香

發布時間:2018-08-24 16:56 來源:恩施日報 作者:何冶等 編輯:州政協 浏覽:0次
 
 
张树香(右)入户走访贫困户魏代菊。魏代菊眼睛看不见,但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张树香来了。(本报恩施图片库 潘和平 摄)

恩施日報记者 何冶 实习生 马燕玲

騾馬洞,出門爬陡坡,物資靠馬馱。

宣恩縣曉關侗族鄉騾馬洞村,山大人稀,全村97戶,貧困戶達43戶,是縣裏的深度貧困村,是梗在脫貧攻堅面前的一塊“硬骨頭”。

2018年,宣恩县将脱贫摘帽。为啃下这块“硬骨头”,州政協党组成员、秘书长、办公室主任张树香带领州政協驻村“尖刀班”攻城拔寨,进入关键时刻。

補齊短板:啃下“硬骨頭”

8月16日,太陽曬在身上如刀割。騾馬洞村三組、四組至五組的新修公路上,運輸材料的卡車在剛開辟出來的毛路上顛簸,塵土飛揚。張樹香穿著一雙解放鞋,一邊走一邊檢查路況。

路,一直是騾馬洞人心中的期盼,也是當地發展的最大短板。

從曉關集鎮沿209國道往鹹豐方向行駛,在野椒園大橋橋頭,有一條約5米寬的公路和國道連接,這就是通往騾馬洞的公路。這條路直到2007年12月才修通,騾馬洞也是該鄉最後通公路的村。

這是因爲地理環境所致:公路的一邊,是坡度約爲60度的高山,直插入雲;另一邊是約60度的陡坡,坡底,就是奔流不息的河流。

這一段,並不是騾馬洞最險的路段。四組到五組的公路,長約6公裏,鑲嵌在一片近90度的懸崖上。以前的老公路僅僅一輛車寬,公路兩邊的懸崖約30米深,直插谷底。

幾年前,一戶村民修房,用馬馱著水泥經過這條路,其中一匹馬失足摔下懸崖,近在咫尺的馬夫卻不敢上去拉一把。回想起當時的場景,村支書劉大軍依舊心驚肉跳。

這條路是山上四組、五組群衆的唯一通道。這兩個組有貧困戶20多戶,無論是發展産業,還是提高群衆生活質量,都必須修好通往山外的路。

1月22日,張樹香正式加入駐村“尖刀班”。經過數天走訪,她決心啃下這塊“硬骨頭”。

由于地理環境艱險,修這條路的成本比其他地方高出數倍。村裏沒錢,張樹香就帶著“尖刀班”隊員四處奔走,籌措資金200多萬元。

2月初,改線公路終于動工了。張樹香帶著“尖刀班”隊員一天往工地上跑好幾趟,現場監督工程質量。公路推進到哪裏,他們的身影就出現在哪裏。

爲了降低坡度,新公路並不是在原來的路基上改建,而是腰綁繩索,用炸藥和鋼釺一點一點在懸崖上開出來的一條新線。開出來的石頭體積大且鋒利,擋住了去路。“尖刀班”到四組、五組走訪必須經過這條路,只能從石頭上爬過去。

作爲班長,張樹香第一個上。第一天爬過200多米,她的手被劃出了口子,剛買的解放鞋也被劃出了兩條口子。

開山持續了90多天,張樹香就和“尖刀班”隊員爬了90多天。這90多天,她走訪了43戶貧困戶。在她和隊員的監督下,新修的險路沒有出一次安全事故,工程質量也受到監理方好評。

走訪入戶:練出鐵腳板

“別的女同志買鞋選漂亮的,張樹香買鞋只選‘經掰’的,並且一買就是好幾雙。”劉大軍說。

這說的是張樹香腳上的解放鞋。

剛到村裏,張樹香穿一雙白色運動鞋。“我屋裏泥巴多,莫把你的白鞋子弄髒了。”一位村民看著張樹香腳上的白鞋子說。

從那以後,張樹香在村裏就是一雙解放鞋“走天下”。

“踩泥巴,爬田坎,這個鞋實用。”張樹香說。

騾馬洞村的村民大致分兩個地方集中居住,一是沿著河邊住有40多戶,二是住在山上的四組、五組。河邊通公路,入戶走訪相對方便,交通不便的四組、五組,只能靠腳走。

爬亂石,走山坡,6公裏毛坯路走下來需要兩個小時,一趟下來汗如雨下。

每天清晨,匆匆吃完早餐就出發,中午吃幹糧,晚上回到住處還要整理登記走訪的第一手資料,忙到深夜是常事。

“開始幾天走下來感覺腳都不是自己的。”“尖刀班”隊員潘和平說,“第二天腿腳酸疼,每走一步都要靠毅力,我們男同志尚且如此,更莫說張樹香是女同志了。”

這一走就是一個多月,張樹香和“尖刀班”隊員走訪群衆97戶,平均每戶群衆家裏去了9次,四組、五組40多戶人家的情況了然于心。

一個月走下來,第一雙解放鞋掉了鞋底。到現在,她已走廢3雙解放鞋。“腿更結實了,增粗了一圈。”張樹香笑言。

四組貧困戶魏代菊雙目失明,心卻亮堂。8月17日,張樹香再次來到她家,她趕緊打招呼:“小張,你三天兩頭就跑過來,我隔老遠聽聲音就曉得是你來哒。”

“這是潘同志,這是劉書記……”一次次接觸,魏代菊對他們已是聞聲知人。

羅方乾是該村住得最偏遠的低保貧困戶,從村委會到他家要兩個多小時。

“羅忠坤右腿膝關節患類風濕喪失了勞動能力,4個姑娘出嫁,一個兒子在家照顧他,孩子都很孝順,雖然貧困,但家風很好,養了6桶蜜蜂……”

“魏代菊雙目失明,但非常勤勞,從不抱怨,家裏收拾得幹幹淨淨,養了14桶蜂蜜,種了18畝枇杷、11畝油牡丹……”

半年多下來,張樹香對所有貧困戶的情況“一口清”。

也在這半年,摸清村裏底細的“尖刀班”,修通了村裏的入戶路,目前正在硬化;帶領群衆養殖中蜂320桶,發展黃豆207畝、李子160畝、耙耙柑200畝、枇杷300畝……這個深度貧困村脫貧在望。

牽手群衆:牽出真感情

8月17日下午,太陽高照,走在騾馬洞正在搶修的河堤上,“尖刀班”隊員汗如雨下。

劉卓清的哥哥劉星海跑來,將剛洗淨的黃瓜塞給“尖刀班”隊員。他不能說話,用手比劃,大家都懂他的意思。

兄弟倆殘疾多年,因行動不便等原因,一直未辦殘疾證。張樹香幫他們辦殘疾證、申請低保,還根據村裏的幫扶措施,實施危房改造,讓他們養蜂、種枇杷……

看到希望的貧困戶把張樹香當大姐姐,把“尖刀班”隊員當親人。真情換真心,一次次雪中送炭培養了幹群的真感情。

7月3日到5日,持續大暴雨讓騾馬洞成了沼澤。洪水沖垮堤岸,漫過橋面,漫過村委會的場壩。“桌面大的石頭被洪水沖得滿河滾,岸邊的行道樹被連根拔起……”說起當時的情況,潘和平仍心有余悸。

4日夜裏,張樹香的電話響個不停,四組、五組多戶群衆反映,停電了。

“尖刀班”隊員一邊向電力部門申報故障修理,一邊打著電筒沖進雨中。

走在絕壁公路上,隨時都有落石的危險,瓢潑大雨,打傘不頂用,渾身濕透了,大家深一腳淺一腳地前行,一不小心就摔個跟頭。可此時此刻,大家心裏牽挂的是群衆有沒有受傷、財産有沒有損失。

這是一個不眠的夜晚,張樹香帶領“尖刀班”隊員一戶一戶走訪統計,沒有群衆受傷,財産損失不大,才舒了一口氣。

93歲的文奶奶回憶那晚的情景:“張同志一進門就拉起我的手,問有損失沒有,非常關心,看到停電了,她還把自己用的手電筒給了我。”

“我們‘尖刀班’的同志都從事過多年農村工作,要贏得群衆的信任,就必須用真情換真心。”張樹香說。

责任編輯:州政協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